爪機書屋 > 玄幻魔法 > 天驕戰紀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3023章 季王圖的決斷

作者:蕭瑾瑜所屬:玄幻魔法書名:天驕戰紀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季山海也是忍不住多看了林尋一眼,心中暗道,姐姐果然沒有看錯人,這世上誰還能像他這般,不顧一切地救姐姐?

     她是永恒神族后裔,自然最清楚永恒神族的底蘊是何等強大,對這永恒真界億萬眾生而言,都是只能仰望的龐然大物。

     就是永恒境人物來了,也得低下頭顱!

     可林尋不一樣……

     他根本就不在意這些,就像早已將生死置之度外。

     曦思忖片刻,說道:“林尋,眼下已不僅僅只是我季氏的事情,還牽扯到了太昊氏,明天他們的迎親隊伍就會駕臨,在這等節骨眼上,整個季氏都不會容忍有任何一絲意外發生。”

     她眸子看向林尋,剛要繼續說下去,卻見林尋無奈似的苦笑一聲,道:“前輩,若你要再這般勸阻我摻合進來,那我可就按照我的心意行事了。”

     所謂關心則亂。

     曦明顯是擔心自己受到牽累,遭遇殺身之禍。

     只是……

     他哪還會在意這些?

     說話時,林尋眸子中冷芒一閃,正打算對季莫雷進行搜魂。

     后者自被鎮壓跪地后就一直一語不發,可此時似察覺到不妙,猛地發聲:“林尋!我知道你是誰了!”

     他艱難地抬頭,神色間盡是鐵青和殺機,“可我不得不告訴你,縱然你是元教閣主,在我季氏的地盤上,也難逃一死!”

     林尋眸子泛起一抹不屑,這老混賬顯然還不清楚自己的處境。

     他剛要動手,卻又止住了。

     因為又有人來了。

     “曦兒,父親來看你了。”

     房間外,響起一道透著疲憊的沙啞聲音。

     父親!

     季山海和季曦對視一眼,都不禁有些手足無措,這等時候,若讓父親見到這房間中的景象……

     可不等她們反應,房門就被推開,一群人走了進來。

     為首的是一個身影瘦削頎長,模樣清瘦的中年男子,眉宇間透著一抹掩飾不住的疲憊之色。

     此人正是季氏族長季王圖!

     當看清楚房間中的景象,季王圖瞳孔驟然一縮,眉宇間的疲憊一掃而空,被一抹冷厲之色取代。

     他目光一掃地上的季莫雷等人,又看了看曦和季山海,目光最終落在了林尋身上,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 此時此刻,季王圖展現出一位族長應有的沉穩,處驚不亂。

     只是,跟隨他而來的一群人就無法淡定了,一個個臉色大變,大叫出聲:

     “季曦,你這是要反悔?”

     “你們……你們竟已經對二長老他們動手了?”

     “你們姐妹這是打算叛族?”

     ……這些人,皆是季氏的高層大人物,輩分和族長季王圖相當,是曦和季山海的叔伯輩。

     這一刻,都是憤怒交加,臉色陰沉。

     更有人已直接上前,要將季莫雷等人扶起。

     只是尷尬的是,任憑那人如何用力,季莫雷他們的身影也是紋絲不動,保持著被鎮壓的跪地姿態。

     這一幕,看得眾人愈發驚怒了。

     “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 季王圖沉聲開口。

     砰!

     房門突兀地關上。

     而后,林尋淡然道:“我是林尋,這次前來是要將曦和山海姑娘接走,這些跪地之人對我出言不遜,還要欲阻撓于我,只能予以懲罰。”

     一席話,平淡隨意,卻令眾人皆是一驚。

     林尋!

     這個名字早已傳遍各大天域,他們季氏又怎可能不知道?

     只是,誰都沒想到,林尋竟會出現在他們季氏的核心重地,這太讓人意外。

     一時間,眾人皆驚疑不定。

     “這是我季氏禁地,你是如何進來的?”有人怒道。

     林尋不禁笑起來,“此地于我而言,又非龍潭虎穴,當然是走進來的。”

     “林尋,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……”

     有人臉色陰沉開口,可剛說到一半,他整個人就被鎮壓得跪倒在地,軀體抽搐,任憑掙扎,連聲音都再發不出。

     這一幕,驚得季王圖他們也都色變不已,因為根本就沒見林尋出手,人就被直接鎮壓了!

     “有話就好好說,否則就跪在地上老老實實聽著。”

     林尋淡然開口。

     眾人驚怒無比。

     在自家地盤上,被人如此威脅,他們還是頭一次體會到這種恥辱的滋味。

     曦將這一幕幕看在眼中,心中不禁一嘆,而她清眸中則泛起一抹決然,目光一掃眾人,道:

     “父親,各位叔伯,林尋是為救我而來,今日之事,我希望諸位不要計較,否則,明日太昊氏的迎親隊伍前來時,我不介意當著所有人的面,將這一樁婚事拒絕了,到那時,丟的可是整個季氏的顏面!”

     聲音清冷,擲地有聲。

     季王圖眼神復雜,神色間涌起說不出的愧疚和難過。

     他知道,女兒之所以答應出嫁,完全是為了保住他的族長之位,哪可能在此時責怪她胡作非為?

     只是,季王圖身邊眾人都不淡定了,一個個驚怒交加。

     “曦兒,你可知道這么做的話,后果有多嚴重?”有人神色陰森。

     “曦兒,你可千萬別做糊涂事,無論是為你自己,還是為了你父親,可都要三思。”有人神色焦急。

     “曦兒……”

     這些曦的叔伯輩紛紛開口,有威脅、有冷意、也有焦急和擔憂。

     每個人的神色和態度都不一樣。

     林尋將這一切盡收眼底,大致已判斷出,究竟是誰為曦好,又是誰在充當著惡人的角色。

     最終,季王圖開口了,道:“曦兒,你可知道我此來找你作甚?”

     曦一怔,低聲道:“還請父親明示。”

     季王圖深呼吸一口氣,道:“這族長之位,我不要了!!”

     一語出,石破天驚!

     全場錯愕,都露出難以置信之色。

     就是曦和季山海都愣住。

     “父親!萬萬不可!”曦這一刻的情緒也罕見地激動起來。

     季王圖揮手道:“你不必勸我,身為父親,卻只能讓女兒受盡這等委屈,才能保住族長之位,我還要它作甚?”

     “父親……”曦和季山海的眼眶都泛紅了,有淚霧蒸騰。

     季王圖露出一抹豁達的笑容,道,“我已經想明白了,縱然被視作宗族罪人,縱然徹底得罪那太昊氏,可我首先要擔起

     做父親的責任,若連自己的女兒都保護不了,我季王圖一輩子都會愧疚難安!”

     說著,他整個人似乎都輕松起來,像卸掉了一身的枷鎖,神色堅定,“至于這族長之位,誰想要就誰要,哪怕失去了這滔天的權柄,我也會拼盡一切護住你們姐妹倆,再也不讓你們受委屈。”

     曦雖神色平靜,可淚水已不爭氣地奪眶而出,她本已心死和任命。

     卻沒曾想到,在這出嫁的前一天,會有林尋登門而來,不顧一切地要帶她離開這水深火熱之地。

     更沒想到,連父親都已寧可舍棄族長之權柄,只為不讓自己再受委屈了……

     這一切,讓她心緒翻滾,就像身在絕望之淵中,忽然看到了明媚的陽光,心潮澎湃,難以自已。

     季山海則滿心的歡喜和激動,在她眼中,父親的形象忽然變得有血有肉起來,再不是那高高在上,不茍言笑,冷冰冰的似乎沒有人情味的族長了。

     可有人卻焦急無比,道:“族長,這么做的話,我們這一脈必將遭受毀滅般的打擊,到那時遭受委屈的,可就不止是幾個人的事情,而是我們所有人!”

     “是啊,族長你若將權柄讓出,我們……我們怕是會被視作罪人囚禁,遭受無法想象的折磨和羞辱。”

     一些人都紛紛開口勸解。

     季王圖搖頭道:“諸位放心,在我交出族長權柄時,也會提出請求,斷不會讓諸位遭受到牽累。”

     顯然,他早已想過這些事情。

     “這……”那些人神色陰晴不定。

     林尋心中也是感觸不已,對季王圖的印象改觀不少,或許以前時候,這個當父親的不稱職,可懸崖勒馬,為時不晚。

     起碼在此刻,他當得起曦和季山海的父親!

     “族長,且不說這些,眼下的事情該如何解決?”

     忽地,有人眼神陰冷,“這林尋乃是各大永恒神族共同的敵人,他如今出現在此,更將我們這些族人鎮壓,若讓他活著離開……”

     這明顯是不懷好意!

     季王圖皺眉,明顯也感到無比棘手。

     他來之前,可根本沒想到,林尋竟會出現在這里,并且看情況是要將自己那一對女兒接走,甚至為此不惜出手將季莫雷等人鎮壓!

     這等用心,讓季王圖哪會不清楚,林尋是完全站在自己女兒那邊的,甚至為此都不顧自身性命了。

     要知道,這里可是季氏的地盤!

     這天下誰敢像林尋那般,不顧一切地來救他季王圖的女兒?

     而此時,同樣糾結和束手無策的,還有曦和季山海,林尋若是其他人,倒也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 可他是元清閣主,是方寸之主的傳人,更是各大永恒神族的眼中釘肉中刺!

     偏偏地,這還是在季氏的核心重地,這等情況下,就是想保全他的性命,都很懸!

     而就在這沉悶的氣氛中,驀地有人轉身離開,試圖沖出房間。

     可就聽砰的一聲,這人非但沒能打開那緊閉的房門,反倒被震得身影一個踉蹌,跌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 林尋的眸子泛起譏嘲之色,道,“這是打算去通風報信,將此間之事徹底捅破,從而達到滅殺我林尋的目的?”

     ——

     加更送上!

     (本章完)

     www百镀一下“天驕戰紀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福彩双色球086期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