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機書屋 > 網游動漫 > 無限氣運主宰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1698章 你忘了你也是當事人了嗎?

作者:落花獨立所屬:網游動漫書名:無限氣運主宰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笑的那么驕傲,但到底打算如何做,離云并未說明。

     蘇景明白他的意思,他不說明并非是不信任蘇景,而是因為蘇景從頭到尾,都沒答應要幫他對付離洛……

     他這才有所隱瞞,顯然,這是屬于不說出來就靈,說出來就不靈的方法。

     “總之,此事已是迫在眉睫,斬殺離洛,如今正是最好的機會,若是錯過,再想等待他露出破綻的話,恐怕得是三十年之后了……而三十年之后,真的是黃瓜菜都涼了。”

     離云微笑道:“還有幾日的時間,玉霄,你與塵兒乃是昔年好友,如今久別重逢,想必有不少的話要說吧,老夫就不打擾你們兩個了。”

     說罷,他笑呵呵的轉身離開了。

     把空間留給蘇景和陰九兩人。

     書房之內……

     寂靜無比。

     蘇景靜靜的端著香茗,一小口一小口的抿著,目光落到旁邊那宛若貴公子一般的陰九身上。

     兩人勉強算是朋友,也曾經共同作戰過。

     但事實上,他們其實也僅僅只見過三次而已……三次見面,三次完全不同的狀態,第一次相見之時,陰九不過是個陰氣森森,鬼氣如域的陰修,第二次相見,他已經化身足可滅世的魔王,毀滅了何止億萬的生靈?

     而如今第三次,他卻仿佛瞬間洗去了所有的鉛華,變作一個溫良恭謙的翩翩貴公子。

     偏偏看起來,卻是絲毫的違和感都沒有。

     好像之前殺了那幾千萬乃至于上億生靈的人,不是他一樣。

     “你變了挺多的。”

     蘇景忍不住感嘆,臉可以與以前不同,但連神態氣度亦隨之如以前一般大變……甚至于完全看不出之前的端倪,這就很古怪了。

     相信他不說,自己絕對認不出來他就是陰九。

     陰九卻突然對著蘇景噓了一聲。

     并起食中兩指,指尖浮現晶瑩光輝。

     片刻之后。

     一道光幕向著四周蔓延而去,絲毫縫隙不露,將整個房間給籠罩的嚴絲合縫。

     偏偏,蘇景竟是絲毫異樣都未曾察覺到。

     他眉頭皺了起來,問道:“你這……是巫術?”

     陰九點頭,說道:“不錯!”

     “可你不是陰修么?”

     “陰九已經被徹底抹殺了。”

     陰九低低笑道:“不過機緣巧合,我被抹殺之時,那洛塵的靈魂亦在我的體內,結果與我遭受了同樣的折磨,而離洛那廝不知內情,出手強行將自己的弟子給掬了過來,結果卻反而把我給掬了過去……現在的我,不過是洛塵與陰九殘魂的結合體罷了,擁有洛塵的修為與身體,陰九的人格與記憶,嘿,那洛塵折磨的我生不如死,結果卻落得這么個下場,主神雖想殺我,卻反而幫我報了大仇了。”

     “還有這么一說?”

     蘇景這回可是真正的訝異了。

     “具體肯定不止如此,但當時到底發生了什么,卻是連我自己都不知道,反正機緣巧合之下,我可能已經是主神抹殺之下,唯一一個存活下來的人了,也可能是唯一一個知道輪回空間,但卻無法身入輪回的人!”

     陰九自嘲的笑了笑,說道:“不過得了洛塵一身巫力,也可算是失之東隅,收之桑榆了。”

     他看著蘇景,微笑道:“放心吧,我剛剛的那一招并不是什么神奇的招數,僅僅只是隔音而已,這里是離云的書房,誰知道他有沒有施展什么手段……讓咱們兩個聊天,他若是躲在暗處偷聽,指不定就偷聽了去什么很重要的消息了。”

     “看來,你們兩個似乎并沒有我想象中那般親密無間。”

     蘇景感嘆道:“看他對你的態度,儼然已經把你當做下一任傳人來對待了。”

     洛塵冷笑道:“對自己的親生兒子,還有什么好隱瞞的?不拿我當傳人當什么?”

     “親兒子?”

     “不錯,不過這老家伙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 洛塵臉帶鄙夷,解釋道:“離云這老家伙早便對離洛有了不軌的心思,可實力遠有不及,所以便想安插暗棋,然而無論什么暗棋,他都沒有把握能讓那些暗棋絕對的忠誠于他,畢竟,若是論人格魅力,他遠遠及不得離洛,他便想到了血脈,只有骨肉至親才不會背叛,所以他特地尋了一名普通的農家女子,讓她為他生下兒子,而后將那女子殺死,將他的孩子丟到離洛府邸不遠處,讓他被離洛收養,這樣一來,離洛絕對不會懷疑一個嬰兒會是他所暗派的奸細,而在巫修之中,最重血脈傳承,因此只要他坦露兩人血脈關系,洛塵立時便會被離洛放棄繼承人的身份,所以他也不怕洛塵會不乖乖聽他指令……”

     蘇景聞言,忍不住輕聲嘆道:“這么說來,這老家伙還真是老奸巨猾啊。”

     “沒錯,所以當初離云找我相認的時候,我還真的懵了一圈,不過與他滴血認親之后,我便確定了此事,正巧,我欲殺離洛而無人相助,正與他一拍即合。”

     陰九臉上帶著些陰詭之色,譏諷道:“幾十年的布局啊,可惜,離云就是再如何精明,恐怕也想不到鳩占鵲巢這一說,他算是白白的為我做了嫁衣了。”

     蘇景問道:“他為什么要殺離洛?”

     “需要原因嗎?”

     陰九冷笑,“如果你自幼便被人壓~在頭上,一輩子都被死死的壓著,師長也好,傾慕之人也好,朋友也好,甚至于同門的師兄弟也好,眼里都沒有你,看到的都是另外一個人,而這一壓,可非是整個年輕時代,而是一輩子……一輩子被壓~在下面出不了頭,幾百年下來,你會怎么看那個壓你的人?若是這個時候有人在旁敲側擊一下,你猜你會不會動了殺心?”

     “所以不是離云要殺離洛,是你要殺?”

     陰九淡淡道:“天人五衰,這么好的機會,為什么不動手?”

     “你要殺他,為什么要叫我來呢?”

     蘇景問道:“你也說天人五衰是最好的機會了,但這事跟我又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 話音落下。

     蘇景看著洛塵眼底猛然浮現一抹陰翳之色。

     他轉頭看向了蘇景,冷笑道:“蘇景,你是真的想不起來了嗎?要知道,你也是當事人……我與離云若刺殺離洛失敗,定然會遭受搜魂刮腦之苦,如今沒有主神庇護,我根本抵擋不得他的巫術,到時候,什么都瞞不得他,枯骨哀在你手中之事,亦會被他知曉,你覺得,這事兒,你跑的掉么?”

     蘇景: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百镀一下“無限氣運主宰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福彩双色球086期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