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機書屋 > 歷史小說 > 特種歲月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43章 年夜飯的小插曲

作者:嚴七官所屬:歷史小說書名:特種歲月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但這個年三十,莊嚴卻過得很不痛快。

     二排輸了,而且輸得很不光彩。

     二排的兵覺得在全營里都抬不起頭來。

     到了吃年夜飯的時候,出了點小插曲。

     營長騰文冀和教導員李峰過來新兵八連敬酒。

     這也是一種部隊里不成文的規矩。

     和所有的地方黨政機關一樣,部隊過年也要聚個餐,吃個嘴抹油。

     當兵的不指望過年能像地方老百姓一樣放鞭炮放煙花,可是好歹吃也得吃點兒好的。

     其實菜倒也沒什么太出彩的,至少在莊嚴看來,這就是很普通的家常菜水煮魚、辣椒炒雞塊、辣椒炒牛肉、辣椒炒五花肉……

     一切都有辣椒。

     但是有一樣東西是絕對不能少的。

     那就是酒。

     部隊喝酒有自己的一套特色。

     喝酒是從不用杯子的,用的是吃飯的飯盆。

     新兵的啤酒只有一瓶,倒出來只有一個飯盆。

     這盆啤酒要等騰文冀過來二連飯堂,簡單地給連隊官兵拜了年,然后一舉盆,喊一聲:“一!二!三!干!”

     全連官兵也跟著喊:“一!二!三!干!”

     這才氣吞山河一口將飯盆里的酒飲盡。

     小插曲是因為一排長吳漢生過來敬酒。

     一排長吳漢生今天很高興,他的排本來成績只排在第二。

     可張雁作弊,整個二排的成績全部作廢,排位本來第二名的八連一排天上掉餡餅,白撿了個大便宜。

     “阿戴!”

     吳漢生手里端著大飯盆,滿臉紅光大步流星走到了二排第一張餐桌旁。

     “今天承讓啦!”他舉起飯盆,大聲道:“我代表一排的兄弟們敬你一杯!”

     戴德漢的臉比炊事班灶臺上的鍋還黑。

     吳漢生也不知道是因為太高興,沒注意到阿戴的臉色還是因為本來就是想過來挑釁一番。

     對于戴德漢這種平日里牛逼哄哄的排長,兵們是心服口服,可是同是兄弟排的其他排長卻未必這么看。

     “怎么!?這點面子都不給我們一排的兄弟們?”

     尹顯聰就坐在戴德漢的身邊,他聽到了戴德漢放在桌面下的兩只拳頭已經爆出了輕微的關節響聲。

     阿戴耳根下的肌肉跳了兩下。

     “昨晚我看到了,你們排的兵挨罰了,沒錯,作弊是錯,可是新兵嘛!新同志嘛!他們不懂,還是值得原諒的……”

     吳漢生依舊不知好歹繼續自言自語滔滔不絕。

     旁邊的班長們早就額頭冒出了冷汗。

     戴德漢忽然在所有人的目光中霍地站了起來。

     他的拳頭狠狠砸在了包裹著鋁皮的木桌上,桌腳傳來嘎嘣的一聲脆響,桌面上的飯菜跳了起來,湯汁撒了一桌。

     戴德漢比吳漢生矮了一個頭,可看起來就像一只小型炸藥包,渾身上下滲透著強烈的戰斗氣息。

     一排長吳漢生也嚇了一跳,那些源源不斷涌到嘴邊的話又生生吞進了肚子里去。

     整個熱鬧的飯堂頓時安靜了。

     連長張建興和指導員蔡朝林都停住了筷子,把目光投了過來。

     幾乎每一個人都被戴德漢的氣勢驚到了。

     “排長……”

     尹顯聰想站起來拉住戴德漢。

     沒想到他屁股還沒離開凳子,就聽見了戴德漢忽然放聲大笑:“好!那我就代表二排謝謝一排兄弟們的關心了!”

     說罷端起飯盆,重重地在吳漢生的碗邊磕了一下,然后伸手一把抓住吳漢生的右手,用力一捏。

     吳漢生臉色頓時劇變,額頭上滲出了薄薄的冷汗。

     疼!

     戴德漢的手,如同鐵鉗一般,抓握力驚人!

     他的笑容已經僵住了,只好忍著疼痛,一口干掉了那盆啤酒,趕緊悻悻而去。

     這天晚上,整個聚餐里,只發生了這么一點點小插曲,乏善可陳。

     到了夜里,尹顯聰依舊和莊嚴搭班站崗。

     天氣已經很冷,莊嚴穿著軍大衣,跺著腳,往外噴一口氣就變成了白茫茫的霧。

     尹顯聰依舊安靜坐在唯一的燈光下,看著他的復習資料。

     莊嚴挎著槍在原地轉了幾圈,又冷又無聊,于是對尹顯聰說:“我說班長,你可真夠努力的,白天要帶著我們訓練,晚上站崗還那么好的精力看書,我可真佩服你。”

     他本意是想拍拍馬屁,恭維一下自己的班長。

     可是尹顯聰聞言卻怔了一下,然后合上書本,抬起頭看著莊嚴。

     莊嚴被尹顯聰看得渾身不自在,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臉問:“班長,我有哪不對勁嗎?臉臟了?”

     尹顯聰說:“莊嚴,我很想知道,你有沒有理想?”

     這回輪到莊嚴怔住了。

     “理想?”

     這么高大上的東西,莊嚴以前從未仔細想過。

     片刻后,他點點頭道:“有啊,我當然有理想。”

     尹顯聰道:“說說,你的理想是什么?”

     莊嚴撇了撇嘴說:“賺大錢就是我的理想。當兵之前我在哥哥公司里做事,這幾年做生意的很多人都發了。班長你不知道,我們那里有規矩,但凡跟著自己哥哥做生意,幾年后,做哥的一般都會給點股份弟弟,拉自己弟弟一把。那時候我都想好了,如果不讀大學,就去我哥的公司里做事,爭取幾年后拿股份然后當老板。”

     尹顯聰皺了皺眉頭說:“既然你想發財當老板,為什么來當兵了?”

     莊嚴臉上的得意的表情立即就像被曬化的冰激凌,糊成一坨:“咳別提了,班長,如果我告訴你,我被自己親爹坑了,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 尹顯聰說:“當爹的不會害自己的孩子,后爸除外。”

     莊嚴長嘆一口氣道:“現在我也在想這個問題,我他娘的到底是不是我爹親生的……”

     話沒說完,又自己扇了自己一個耳光。

     “呸呸呸沒那事,我就是我爹親生的。”

     尹顯聰忍不住搖頭笑了笑。

     他覺得自己的這個兵,真的有點兒意思。

     “為了你爸,你總得當好這個兵,即便是被坑來的,你也不應該像昨天那樣。”尹顯聰說:“來了,就好好當兵,在部隊里抗命那是違反軍紀,在戰時是可以拉去槍斃的。”

     莊嚴忍不住說:“我只是想跟他們講講道理,我沒打算抗命……”

     尹顯聰說:“部隊不是講道理的地方,我說過,部隊是講命令,講服從,講榮譽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 莊嚴不以為然道:“那也得講道理不是?這世界上,哪有不講道理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 尹顯聰怒道:“有!部隊就是不講道理的地方。軍人和老百姓要講道理,可是軍人跟軍人之間不需要講道理!”

     “打仗的時候,前面的機槍在突突,連長讓你沖上去,你還跟連長講道理?說連長,前面火力那么猛,這么沖是要死人的,我是不是可以等一會兒再沖?又或者讓你穿插,你又說,連長,我們很累,是不是等我們歇一歇恢復體力再穿插?等跟你講完道理,黃花菜都涼了!所以,別拿地方的那套理論來部隊里實踐,部隊是部隊,地方是地方!”百镀一下“特種歲月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福彩双色球086期开奖结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