爪機書屋 > 言情小說 > 幸福日常 > 正文

爪機書屋手機版:https://m.zhuaji.org

第138章 大結局(全本完)

作者:蘇笑鳶所屬:言情小說書名:幸福日常直達底部↓
(←快捷鍵)<<上一章回目錄下一章>>(快捷鍵→)
周云星這么安慰馮媽媽,也是這么安慰他自己。總之,他一定要治好馮曉曉。

     馮曉曉確診后的第二,和她有關的親戚全到了醫院,只要是在18到45周歲之間的伯伯、舅舅、表哥、表姐,都做了匹配,可是沒有一個是符合的。黎羽飛和周云星動員了公司的全體員工,蘇以彤也去抽了血,就連楊淑曼都去了,可還是不校

     連著幾,周云星都呆在醫院,蘇以彤也在。

     周云星讓蘇以彤回去,黎羽飛也勸蘇以彤回去休息,醫院里還有那么多人守著,可是她不肯。

     于是,馮曉曉的病房里,一直有四個人守著,馮媽媽,周云星,蘇以彤,黎羽飛。

     這個時候的馮曉曉,也已經知道自己得了白血病。

     前幾還好好的馮曉曉,那,突然就發病了。

     病房里,躺在病床上的馮曉曉,鼻腔內插著輸氧管,打著吊瓶,睡得很輕很淺,好像很快就能醒過來。

     周云星已經讓蘇以彤和黎羽飛回去了,病房里馮媽媽在守著,周云星則又去找了醫生。

     但蘇以彤,還是會經常來醫院看望馮曉曉,詢問馮曉曉的身體狀況,并對周云星,不用擔心錢,只要能救命,多少錢都可以。

     “醫生,沒有其他辦法了嗎?”

     “急性雙表型白血病,只能通過骨髓移植才有可能康復。”

     馮曉曉之后,開始接受化療。

     因為化療很痛苦,馮曉曉死活不讓馮媽媽陪,但周云星還是跟著進去了。

     化療室外面,蘇以彤陪著馮媽媽。

     “這孩子苦啊,七歲的時候就沒了爸爸,我自己身體又不好,經常要花錢看病,連她上學的錢都是親戚們每個給一些。一直熬著,就指望著她能上個好大學,出來找份好工作,這樣我就算是對得起她死去的爸爸了。可是,這孩子,讀完初中后就怎么也不肯去讀了,一定要去打工……都是我這個當媽的沒用啊……”坐在走廊的長排椅上,馮媽媽忍不住又哭了起來。“阿姨,曉曉會沒事的,會沒事的。”化療室的門還關著,也不知什么時候才能結束,蘇以彤一個勁的安慰馮媽媽,也是在安慰她自己,會沒事的,會沒事的。

     因為化療,馮曉曉的頭發掉了很多,蘇以彤專門去買了頂很好看的帽子。可再好看的帽子,也欺騙不了其他人。

     醫院的草坪上,周云星正用輪椅推著馮曉曉散步。

     蘇以彤和黎羽飛站在遠處,眼睛紅了一圈。

     “羽飛,為什么會這樣?”蘇以彤問黎羽飛,即使她知道,黎羽飛也給不了她任何答案。

     “等找到適合的配型,她就會好起來的。”黎羽飛把蘇以彤攬進懷里,輕拍著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 半個月前,還那么活潑,為什么,為什么會變成這樣?饒生命,難道就真的這么脆弱嗎?

     另一邊,周云星和馮曉曉。

     “大叔,要是我死了……”馮曉曉知道自己可能會死。

     “不許亂話。有我在,我不會讓你死的。”周云星。

     “大叔,我很喜歡你啊。”馮曉曉。她和周云星雖然交往了那么久,不過,她還從來沒和周云星過,她喜歡他。

     “我也喜歡你。”周云星。

     馮曉曉的狀況不是很好,兩人在外面沒有呆多久,周云星便把她推回了病房。

     為了不給馮曉曉太大的壓力,除了周云星,其他人都是輪流來醫院陪她。周云星走了后,蘇以彤和黎羽飛進了病房。

     這,蘇以彤又來了。

     蘇以彤把一盆的太陽花放在了床頭柜上,而上面,更是擺滿了五顏六色的花,有仙人掌,有康乃馨,有鄒菊,有玫瑰……大大的花擺滿了整個桌面。蘇以彤不喜歡插在瓶子里的花,因為那些插花,很容易會枯萎。長在泥土里的則不同,就算花開過了,下次還會再開。

     “以彤姐。”每次見著蘇以彤,馮曉曉都顯得特別的高興,也喜歡她買來的花。

     “曉曉,喜不喜歡非洲菊,紫色的那種?還有安吉竹或是葫蘆竹?”蘇以彤往房間里看了下,窗臺下面還可以擺些大盆的花,她問馮曉曉。她不想看到病房里面冷冷清清的樣子。不等馮曉曉回答,蘇以彤自己決定了下來。“我下午的時候,去買。”

     “對不起,我這個病,讓你們擔心了。”馮曉曉平時什么也不,但心里面很愧疚,因她的病,拖累了那么多的人。

     “人哪能沒有點病,你很快就會好起來的。”蘇以彤勉強的笑著。

     “嗯。”馮曉曉點點頭,她要好起來。

     下午的時候,蘇以彤讓人送來了幾盆大的盆景,快晚上般的時候,蘇以彤才和黎羽飛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 馮曉曉在醫院已經住了一個多月,終于,醫院下了危通知書。

     第一個知道的人是周云星。

     “醫生,求你了,求你了,再想想辦法。”就和那時的馮媽媽一樣,周云星苦苦的求醫生。

     “我們已經盡力了。”醫生勸蘇以彤。

     “現在醫療那么發達,一定還有其他辦法的。而且曉曉,也在很積極的配合治療。”周云星不能接受。

     “她已經過了最佳手術期,即使后面能找到合適的骨髓,也沒有辦法了。”醫生。

     被宣判了死刑后的馮曉曉,沒再去做化療,病房里的所有人都異常的安靜,靜到可怕。

     “大叔,要是我死了,你不要太難過。”馮曉曉對周云星。

     “你活下去,我就不難過。”周云星心里很難受,從未有過的難受。

     “其實,就算不能出國,不能去留學,也沒什么的。我只是有一點點遺憾,沒能陪大叔走到人生的最后。”馮曉曉心里最舍不得的,最遺憾的莫過于這個了。

     她是真的很喜歡周云星啊,雖然他們以前經常吵吵鬧鬧,雖然她也不一定就知道什么是愛,但她真的很喜歡周云星。

     “我還等著你的胸變大,那時候再娶你做老婆……”周云星著著,聲音不知不覺中梗咽了。

     “要是我的胸,不能發育到我媽媽那么大,你是不是就不要我了。”馮曉曉。

     “那真要考慮考慮了。”周云星。

     馮曉曉笑了笑。

     “大叔,不要忘了我,好嗎?”

     “你要是每都出現在我面前,我就不忘記你……”

     周云星從來都是個無神論者,但那一刻的他,祈求世上真的有神明,他不用神明無條件的救馮曉曉,他可以把自己的壽命分一半給馮曉曉。

     這樣,他們就可以繼續在一起,手牽著手,直到彼此生命結束的那一。

     為什么,那么不公平,她明明還那么,她明明那么努力的生活,為什么不能讓她繼續活下去。

     為什么?

     而他,除了一遍遍的問為什么,什么也不能為她做。

     即使是家里破產,即使是蘇以彤結婚,周云星也從沒覺得自己這樣無能無力過,覺得自己什么也做不了過。

     他比他想象中的,更喜歡馮曉曉。

     然而,老就是無情的。

     是那晚上,馮曉曉停止了心跳,離開了這個人世。她留下的最后一句話,“能遇見你們,真的很好,謝謝。”然后,面容安詳的走了。

     “曉曉,曉曉。”馮媽媽撲在馮曉曉瘦的身上,大聲的一遍遍的喊著。

     蘇以彤沒再去拉馮媽媽,她自己也倒在了黎羽飛的懷里。她只覺得心好難過,真的好難過。

     周云星則一直握著馮曉曉的手,不愿放開。

     依照馮曉曉死前的意愿,把她身上有用的器官全都捐獻給了醫院。而馮曉曉的后事,全是周云星一手操辦的。

     馮曉曉已經過世一個月了,周云星一直把自己關在家里。

     他有時候想起馮曉曉的時候,眼淚就會禁不住流下來,他的家里面,明明全都還留著馮曉曉存在過的痕跡,可她,就那樣死了,以后再也看不到了。

     怎么會這樣?

     為什么會這樣?

     周云星很難受,真的很難受。

     馮曉曉死之前對他,不要忘了她,是,他忘不掉她,他這輩子都不會忘掉她。

     時間真是可怕,一年的時間,可以讓人忘記很多事包括很多人。但至少,還有幾個人記得曾有個叫馮曉曉的女孩存在過,以后也會這么一直記得。

     結婚快兩年了,蘇以彤也沒能懷孕,去醫院檢查過,她和黎羽飛兩個人都沒有問題。

     “羽飛,要是我不能生育怎么辦?”蘇以彤問黎羽飛,她知道他想要孩子。

     “只要你能在我身邊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”黎羽飛把蘇以彤摟在懷里,很用力,很用力,怕一松手她便不再了。

     雖然,黎羽飛和馮曉曉的關系,并沒有蘇以彤那么熟,也沒怎么私下接觸過。但馮曉曉的死,對黎羽飛還是有著很大的影響。世事無常,誰也預計不到明的自己或是她會怎么樣,珍惜眼前人,那是他最大的體會。

     “彤,我愛你,多久都不會變。”黎羽飛向蘇以彤承諾。這一生,他會守在她身邊,伴在她身邊,不離不棄。

     “羽飛,能遇到你,真好。”只要有黎羽飛陪著,蘇以彤就有勇氣走后面的路。

     那,周云星打了個電話給蘇以彤。至從馮曉曉死后,兩個人便很少聯系了。

     “我要出國了,今晚上的機票。先去菲律賓,再去其他國家,然后,可能就不回來了。”周云星在電話里。

     “我去送你。”蘇以彤想不到,周云星真的要走了。

     “不用了。”周云星拒絕了,沉默了一會后,他再,“有空的時候,幫我去看看曉曉。”

     “好。”蘇以彤答應他。

     周云星是不要送,蘇以彤還是去了機場。可路上遇到交通事故,被堵了很久的車,等她趕到機場的時候,周云星的那個航班已經起飛了。

     “轟。”是飛機翱翔而過的聲音,蘇以彤仰起頭,一架一閃一閃的飛機飛在空中,最終進到了遠方的云層,徹底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 周云星走了,真的走了,他把公司交給了他爸打理,而欠蘇以彤的那些錢,在走之前一次性打進了她賬戶里。

     剛開始的時候,蘇以彤還會收到很多周云星寄來的明信片,從菲律賓、巴基斯坦、阿富汗、土庫曼斯坦、阿塞拜疆一個國家接著一個國家,她知道,他在想辦法讓自己開始新的生活。

     是一年后,周云星的明信片中斷了,至那以后,蘇以彤再也沒收到任何明信片,而她收到的最后一張明信片的地址顯示是曼切斯特。

     蘇以彤試圖靠那么明信片找過周云星,可最終沒有找到。

     時間,又這樣過著。

     想起的時候,蘇以彤會用周云星留下的鑰匙開他家的門,她把他寄給她的所有明信片整成了一個冊子,放在書房的架子上。

     美國舊金山的一家酒店,周云星去辦理入住,突然被一個人叫住。

     “周云星,真的是你?”叫他的人著中國話,而且是個女饒聲音。

     周云星轉過身去,一個女人拖著一個行李箱,跟在他后面進來。

     “周云星,不認識我了。”那個女人笑看著周云星。

     周云星確實感覺以前在哪里見過那個女人,他努力的想著,最后終于開口,“陸琪丹!”

     “沒想到,我們竟然會在異國他鄉遇到。”那個女人,正是陸琪丹,蘇以彤的好朋友陸琪丹。

     這個世界,有時候會覺得很大,有時候又讓人覺得很。

     陸琪丹曾經對蘇以彤過,她去羅布泊的時候,她坐的車翻了,后來是別的車救了她。而救她的那輛車上,就坐著周云星。

     周云星他們那輛車,把陸琪丹他們送回烏魯木齊的醫院后,因為還要去羅布泊,所以,只是和陸琪丹匆匆認識了后,便又走了。

     兩人沒有相互留下聯系方式,之后,也再也沒有遇到過。

     如果蘇以彤結婚的那,陸琪丹的飛機沒有延誤,回到g市參加蘇以彤的婚禮的話,應該能見上周云星。

     人和人之間的緣分,真是很奇特。

     以為會永遠在一起的人,突然就分散了。而一些自己都忘記聊人,居然又在某一遇上了。

     而且,還意外能喊出她或他的名字。

     “這個世界還真。”周云星也。

     “你一個人。”陸琪丹問他。

     “你也一個人?”周云星問。

     “是啊,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 “就自己一個人……”

     (全本完)(未完待續。)百镀一下“幸福日常爪机书屋”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。
福彩双色球086期开奖结果